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完美之十凶再起 > 第143章 灭敌

第143章 灭敌

不想错过《完美之十凶再起》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一切都恢复了以往时的状态,界海滔滔,涌起一朵朵浪花,撞在礁石之上,撞的粉身碎骨,意味着一个又一个残破大世界崩灭成尘。

炽苍立在礁石之上,周身涌起神秘的光辉,抵挡住无处不在的界海之风,耗时三个月,他成功点燃了神火,做出了关键性的突破。

雷池仙种得到了全面蜕变,不再只代表一界天罚,有了更为广阔的意义,更是有了无限成长的可能,往后,炽苍只需继续汲取雷池中的原始符号,将这伟力归于自身便可,同时,还要让雷池仙种继续成长,不断变强。

收获巨大,让炽苍忍不住露出喜色,在出海之前,一切都是不确定的,茫茫界海,浩瀚无穷,谁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找到岛屿或是礁石,有可能百年过去,什么都碰不到。

还好他遇见了处在弥留之际的女真仙,通过交易得到了重要的方向信息,这才让后来的悟道和破境有了希望,否则的话,炽苍只能孤独的飘荡在漫无边际的界海之上,随着持续深入,他会失去方向,随波逐流。

要知道,那些真正的仙王级生灵深入界海之后,想要回归,都需要特定的坐标和方向,要不然,根本找不到回归的路,更别说不是仙王的炽苍了。

总之,这一行很是幸运,一切都按照预想的那样达成了,并且,没有花费太久的时间,从降临界海到寻到礁石成功点燃神火,只耗费了两年不到的时间。

若是现在往回赶,一定还来得及,能追的上柳神。

想到这里,炽苍顿生离去之意。

只是,一道野心勃勃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使得他没有立刻航行。

目光的主人正是那个疑似准不朽之王的生灵,他立在一座黑暗竹筏之上向着礁石这边驶来,已经很近了,迈过了红线,能够在一瞬间之内杀至。

炽苍无惧,眸子深邃无比,满是禁忌般的秩序符号,整个人有一种大威严,仿佛是君王,是苍天。

不朽生灵面无表情,实则心中震动,因为这个拥有雷池的生灵,在那种诡异劫罚中活了下来,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亘古罕见。

他脑海中思绪万千,想到了很多,一个普通的生灵不可能引来那种诡异,这绝对是一个古来少有的天骄,另外,能在诡异中生还得天骄就更加难得了,古史之中都不曾记载过。

所以,他推断,眼前这个非凡的生灵身上有大秘密,气运滔天者,皆是如此,曾有古籍专门推衍过这种事,记录在了史策中。

再加上,炽苍拥有神秘无比的雷池,内中藏有造化生机的秘密,让不朽生灵很是渴望。

综合这些原因,他没理由坐看炽苍离开,哪怕出手强夺会冒一些风险,那也是值得的。

与炽苍对视,不朽生灵发出了古老的语言。

透过大道波动,炽苍明白了这个生灵的意思,眸子不禁冷酷了几分。

这个踏入不朽领域的强大生灵,竟然让他把雷池借过去一观,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无论如何,炽苍都不会让雷池离手,这可是他的道果,给予别人就相当于自断路途。

“滚!”

炽苍用帝落之前的仙道语言回应,以躯体之外的神秘光芒加持,穿透层层海水,来到不朽生灵的耳边。

不朽生灵闻言,面色骤然冷冽了下来,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探出一只手掌,沿着礁石的方向,跨越重重海面,将礁石笼罩。

这个不朽生灵很果断,既然不肯给,那就来硬的,直接明抢。

方才他看得清楚,炽苍点燃神火的手段根本不是真仙领域的手段,连人道巅峰都远远算不上,所以,他猜到炽苍的状态有些不对,即便有威胁也不会太大。

虽然他遭遇重创,精气神不在巅峰,但是,依旧有准不朽之王的能力,在界海中,除了王者之外,他是最顶尖的一批。

炽苍古井无波,面对准不朽之王的大手,他动都没动,仿佛将其无视了一般。

不朽生灵眼神微眯,手中动作却不停,庞大的手掌之上,不朽法则如海,熊熊燃烧,五根指头犹如擎天之柱,抓向礁石,五指合拢,要将炽苍抓到掌心当中,禁锢起来。

一股磅礴到令人颤栗的神威铺天盖地般涌来,覆盖整个礁石。

炽苍只觉得浑身僵硬,被这种恐怖的威压所摄。

究其本质,炽苍还只是一个遁一境界的生灵,面对一个快要进阶不朽之王的可怕生灵,他连蝼蚁都不如,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蛰伏的仙王级十凶躯了。

所以,他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大手压盖而下,海面都因此变得汹涌起来,炽苍骨骼被压的嘎吱作响,仿佛下一秒就要崩碎了似的。

毫无疑问,这是生命之危,并非来自炽苍本身,如果是炽苍破境遭遇的生命之危,十凶躯是不会有反应的,而现在,这危机来自外部,尘封在炽苍躯体最深处的十凶体魄被激发了出来。

他周身表面的那层神秘辉光在一瞬间内爆发,本是朦朦胧胧的,很静谧,但是现在,璀璨到无法直视。

同时,一股难以描述的威势炸裂般冲出,扭曲虚空,波及界海,一朵朵浪花在其中泯灭。

不朽生灵探来的大手,在一瞬间之内变得千疮百孔,被强大到极致的肉身力量冲的支离破碎。

鲜红漫天,不朽之血撒落界海,转瞬间被浪花吞没。

属于仙王级数的肉身力量,沿着大手向不朽生灵蔓延而去,沿途所过,摧毁一切。

一根强壮无比的不朽之臂,刹那之间成为森森白骨,并且,臂骨也在不久之后折断,湮灭成齑粉。

不朽生灵面色剧变,这是不朽之王层次的力量,虽说他的境界和不朽之王只差了一个字,但却是天壤之别。

跨入那个领域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和准不朽之王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恐怖的仙王肉身之力冲来,他竭尽全力抵挡,先是斩下自己的手臂,上面剩余的血肉燃烧起来,阻止那股力量,而后,一座古炉出现,挡在前方,这还没完,不朽生灵浑身释放不朽神能,全力运转,施展禁忌手段,迎向仙王力量。

“轰!”

被斩掉的手臂瞬间被摧毁,那不朽之力弥漫的古炉剧烈颤抖,而后化作尘埃,最后,不朽生灵和仙王级的肉身之力正面相撞。

“咚!”

“噗!”

一声巨响,准不朽之王被击飞,大口咳血,浑身龟裂,胸膛深深凹陷了下去,整个人脱离了竹筏,落入茫茫界海中。

相较于王者,他差了不止一筹,要不然炽苍身上发出的仅仅是仙王肉身的力量,这尊准不朽之王绝对会更惨。

炽苍眸光灿灿,有火焰在燃烧,他知道,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吃了这次大亏,以那准不朽之王的阅历,很难说不会看出什么,要是让其反应过来,那炽苍真就危险了。

所以,趁他病,要他命,趁不朽生灵坠入界海,就不要让他从海中起来。

他出手了,并不是令人悚然的仙王级肉身之力,那种力量来的快消失的也快,仅仅是发出了一击便消退了。

炽苍的手段自然是雷池,它们石质古朴,缠绕着迷雾与闪电,神秘无比,被炽苍放入界海海面,在炽苍的操控之下,极速冲向不朽生灵坠海的地方。

一口又一口气象惊人的雷池,悬浮在海面上,极速航行,犹如一艘艘战船,风驰电掣,缭绕着迷雾和雷电。

竹筏不远处的海面上,海水涌动,波涛不息,一只染血的手臂突然伸出,扒在海面上,不朽的法则绽放,形成一股力量,使得不朽生灵从界海中爬了出来。

要知道,这里的海水是由一个个残破的浩瀚古界形成,掉入界海中,相当于是被一个又一个古界碾过,大道规则之力会将掉入的生灵磨灭成灰。

不朽生灵被仙王级肉身力量重创,掉入界海中后,遭受无数古界的碾磨,很是难受,身上血肉模糊。

他挣扎着,忍着剧痛,向竹筏游去,那是争渡界海的重要工具,能抵挡界面之间的摩擦力。

正当他靠近竹筏之时,远方的海面上,有九道颜色各异的虚影破开海浪,极速冲来。

当看清这些五颜六色的事物之后,不朽生灵微微一呆,这不是雷池吗?那种气息绝对不会错,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雷池?而且,那个非凡生灵不是不愿意给他雷池吗?

这怎么一下子给了九个?

下一刻,他神色剧变,敌手令九口雷池驶来,绝不可能是什么善意,大概率是恐怖的攻伐手段。

不朽生灵面色凝重,加速朝竹筏游去,一刻没有脱离海水,便一刻没有摆脱那种折磨。

连界海的水汽都能轻易消融生灵的肉身和元神,更别说直接和海水接触了。

他一边观察九口雷池的位置,一边望向竹筏,心跳在不知不觉间加快。

能够漂浮在界海之上,横渡界海的工具,举世难寻,他也只有竹筏这一件而已,这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生死时刻,这尊准不朽之王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能,即便白骨森森,也在尽力划动手臂,渐渐的,他接近了竹筏,只感觉看见了希望。

然而,九口雷池突然喷薄出炽盛的雷光,表面的石壁上浮现出一枚又一枚玄奥的秩序符号,在这种秩序符号的加持之下,雷池的速度陡然提升了一大截。

在准不朽之王惊骇的目光中,雷池狂奔而至,来到他的面前。

整整九口,同时到达,接近准不朽之王的过程中,雷池口内爆发出了恐怖的仙光,无尽雷霆被引爆,在准不朽之王的面前轰然炸裂。

“不!”

准不朽之王闻见了死亡的味道,他不敢相信,接近王者层次的他会这样憋屈的倒下。

九口雷池爆炸,每一口都能杀伤真仙,九口同时炸裂,威能撼天动地,恐怖的秩序风暴冲击着不朽生灵的全身,还有炽烈的雷霆,带着令人悚然的毁灭之力,简直要毁天灭地。

“啊!”

准不朽之王状态本就不太好,结果现在,被九口雷池的爆炸覆盖,虽不至于立刻身死,但也伤的更重了。

他再一次沉入了界海之中,躯体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连元神都满是破洞。

“咕噜!”

遭受重创的准不朽之王一时没忍住,喝进去几滴海水,结果是毁灭性的,他只感觉体内一沉,内脏被沉重的海水压的粉碎。

“啊!”

他元神一激灵,全身不朽神能迸发,一下子冲出了海面,没有真的沉下去,但是不等他高兴,不远处,又一口雷池冲了过来,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比之先前九口中的任意一口都要庞大。

准不朽之王呆滞了,一时间竟忘记了思考。

“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准不朽之王躯体直接被炸成了好几截,散落在界海海面上。

除了元神所在的残躯之外,其余的残肢没有丝毫意外,缓缓沉入界海,被界面间的摩擦力分解成了最基本的大道规则和精气。

这就是界海最恐怖的地方,任何强者被其吞没都会尸骨无存,无影无踪,什么都不会剩下。

“嗬!”

粗重的喘气声响起,准不朽之王的生命力强悍的可怕,他竟然还没死,还有一口气在。

此刻的不朽生灵只剩下小半边身躯了,全是鲜血与裂口,血肉模糊,不忍直视,但是,他还活着。

炽苍皱眉,不愧是准不朽之王,这么难杀,十口不行,那就继续。

很快,界海上又想起了恐怖的爆炸声,一代准不朽之王,就这样憋屈的陨落了,沉入海中,消失不见,死在了他渴望得到的雷池手中。

海水涌动,淹没了一切痕迹,只剩下一艘竹筏孤零零的漂浮在海面上。

炽苍放下自己的雷池,来到竹筏身边,正要将其收走。

突然,他心头惊悚,险些直接跳起来,只见一只沾染血迹的手骨不知何时冲出了海面,抓住了炽苍的脚颈。

那个准不朽之王极度不甘,仅剩的手骨之上还留有残念,超脱极限,冲了出来。

可惜,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炽苍身上的神秘光芒扫过,那执念立刻消弥于无形。

没有了执念的控制,手骨松开了,无力的滑落到茫茫界海中,一点点沉没。

炽苍望着波涛翻滚的海水,惊魂未定,他本以为准不朽之王死透了,因为其沉入海水中多时,不见出现,结果最后,竟有一根雪白中带着点点鲜红的狰狞手骨冲了出来,超出了他的预料。

“真是可怕的生命力。”

他感叹了一声,在心中警醒自己,下次要当心,在没有真正确认敌人身死的时候,要时刻警惕才行。

炽苍没有动,在原地等待了很久,这期间,界海没有一点动静,这一次,不会再有奇迹了。

于是,他收起竹筏,辨别了一番方向,驾驭雷池而去,他将要寻找回归下界八域的路,禁区之主说过,十字阴阳禁区中的传送阵需要一百年之后才能启动,真要等个一百年,黄花菜都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