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完美之十凶再起 > 第144章 入天渊

第144章 入天渊

不想错过《完美之十凶再起》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界海无边,充斥着水汽聚合而成的迷雾,能干扰生灵的神魂、视线、感知等,所以在海上航行时很容易迷失。

好在炽苍并没有离开堤坝太远,这片海域之上的迷雾还不算太浓郁,使得他的回归之旅很顺利,一路上无惊也无险。

半年后,炽苍接近堤坝,它犹如一道磅礴的巨岭横陈在前方,挡住了波澜壮阔的界海。

任凭海水拍击,堤坝都岿然不动,它屹立于此无尽岁月了,不知是何时修成,也不知为何修铸,总之,比天庭之主那个年代要久远的多。

炽苍驾驭雷池,登临一段古老而陈旧的堤坝,这里坑坑洼洼的,布满了岁月的痕迹,许多地方都残破了。

他不禁感叹,岁月太无情,再伟大的事物也有凋零、腐朽的一天。

跨过堤坝,炽苍立在泥土地上,遥望远方的沙地。

他现在面临一个抉择,是迈过雷电深渊,寻找去往九天十地的路,还是通过天庭之主留下的传送阵离开。

两条路,都充满了未知,不知通向哪里,相对来说,雷电深渊之后的路途可能会更加漫长。

因为堤坝这边的界面很多,古路崎岖,想要找到前往九天十地的道路可能会经历许多的波折,而炽苍先前在雷海之底古城中心的祭坛深井中感受到了九天十地的气息。

或许那传送阵会通向靠近九天十地的地方。

他站在原地,心中衡量与思索,最后,炽苍选择了传送阵,它极有可能通向所谓的仙域,而仙域和九天十地相邻,总会有办法回归。

做出了抉择之后,炽苍一步步来到那个传送阵前。

粗糙的线条,简单的勾勒,在干燥的泥土中留下痕迹,构建成一座传送阵。

没有宝石,没有神料,就是简简单单的几笔,宛如小孩子的涂鸦,若非是在堤坝界,绝不会有人相信它是一个能将人带离堤坝界的法阵。

随着炽苍注入神力,这些线条开始发光,神圣而璀璨,干燥的泥土喷薄出力量,开启了一道门户。

同一时刻,沙地中出现了异常,一缕又一缕血雾从赤色沙地中浮现,还有成片的乌光交织,诡异和不祥的力量弥漫,让人悚然。

炽苍知道,这片沙地曾是一片古战场,数不清的诡异生灵和诸天强者在这里陨落,他们的血液浸透到黄沙之中,使之成为了赤色。

雷电深渊的开辟有一部分原因便是为了镇压这不祥的沙地。

此刻,炽苍开启天庭之主留下的传送阵,惊动了掩埋在赤色沙地之下的诡异,猛然喷发出来。

“轰隆隆!”

雷电深渊感应到了异常,浩瀚雷电化成滚滚浪涛,将这片沙地淹没。

炽苍也出手了,他手掌中浮现出一口雷池,无穷秩序之光迸发,和涌来的雷海遥相呼应,散发出成片的闪电,全灭覆盖赤色沙地。

在炽烈的天罚之下,诡异气息被强行镇压了下去,赤色沙地恢复了以往时的平静,炽苍松了一口气,刚才赤色沙地的异动让他一种惊悚的危机感,仿佛沙地下埋葬着什么恐怖的生物,即将破沙地而出。

他没时间去弄清其中缘由,传送阵开启的门户在逐渐变得黯淡,不能久拖。

炽苍迈步走入门户当中,进入一片灰蒙蒙的世界,这似乎是一条通道,空间力量遍布,穿透层层虚空。

这里的光线并不充足,并且,有一种莫大的威严传来,让人心神颤栗,忍不住窒息。

一股铁血、庄严、肃杀的氛围飘荡在虚空当中,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在释放,传递过来。

渐渐的,炽苍看清了,那是一座宏大的古城,坐落在前方。

很快,通道来到了尽头,炽苍登临一片陆地,传送结束。

刚一走出来,炽苍就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这里很荒凉,看不到人影,缺少生机,有的只是死寂,以及万古以来沉淀下来的悲凉。

前方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城,冷冷清清,形单影只,看得出来,它饱经战火的洗礼,布满了斑驳印记。

这时,炽苍注意到了脚下的泥土,那种肃杀的气机,正是从泥土中传出的。

他仔细观察才发张,这根本不是什么泥土,而是亿万生灵陨落之后的尸骨粉碎之后形成的,至今还能看见骨头碎片和渣子,暗红色的地方是血迹铺就而成,雪白的地方就是骨头。

放眼望去,这片浩瀚的陆地都是如此,难以想象当年发生在这里的大战到底死去了多少生灵。

并且,这些陨落的生灵许多都是极度强大的存在,哪怕战死只剩尸骨,那种惊天的绝世气机依旧留存,让人悚然。

炽苍无言,觉得莫名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同时,他的雷池在嗡嗡震动,在轻鸣,感受到了熟悉的大道规则。

这意味着,此地便是炽苍渴望回归的九天十地。

想到这里,他明白了,这块陆地便是自己在雷海之底的古城祭坛上,通过那口古井看到的巨渊。

炽苍记得清楚,巨渊壮观无比,无尽的星辰在其中旋转,像是一张吞天噬地的大口,而巨渊中心,悬浮着一口广袤的陆地,一座不朽的古城就坐落在陆地的中心处。

自仙古纪元终结以来,异域从来没有放弃扣关九天,只是,都被挡回去了,这口号称“天渊”的神秘之地功不可没。

在仙域无上存在的布置之下,它连接了仙域秩序之海的分支,能够降下秩序汪洋,抵挡异域的铁蹄。

而坐落在陆地中心的古城,就是当年布置的核心之处,可以借用天渊的力量。

从这个纪元之初到现在,这段漫长的岁月之中,异域的扣关从未停止,都是这座古城将他们击退,保住了九天十地。

“没想到,竟是传送到了这里。”

炽苍低语,很是意外,他遥望斑驳宏伟的古城,眼神凝重,整个人皮肤都有些紧绷。

古城矗立,很是平静,但是却给炽苍一种非同寻常的感觉,仿佛是一个沉睡的仙道巨擎,令人悚然。

他又看向了更远的一些地方,看到了透明的边界,说明这块大陆面积有限。

收回视线,炽苍朝着大陆中心的古城迈步走去,他听柳神说起过,在对抗异域的第一线,有一座充满着传奇色彩的古城,经久不衰,真龙也提到过,当年,大名鼎鼎的边荒七王就镇守在那里。

它犹如一道钢铁洪流,历经多个时代的战乱,破损了多次,最后都被修复了,一直到现在还坚守在最前线。

而留守在古城之中的都是边荒七王的后人,也就是被称为罪族的几个大族,下界八域中的诸多势力和生灵便是罪族后代,比如说石昊所属的石族,比如说火国的族群等。

缓缓迈步,炽苍脑海中想到了很多关于边荒七王与罪族后代的信息。

真龙等人说过,七王后代被污蔑为有罪之族,大概率是因为边关的人曾看到过七王亲手割下被黑暗侵袭的同伴的头颅,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的原因,很复杂,涉及到了仙域的仙王。

炽苍自听闻这些事以来就对边荒七王后代的遭遇很不满,九天剩余的那些残仙,在面对外敌时没有作为,却对内迫害有功之人的后人,如此做法,让人心寒。

此刻传送至此,炽苍自然要详细了解一番这座充满传奇色彩的古老帝城到底如何了。

他缓缓来到古城之前,古城看上去并不是特别高大,但却给人雄浑、苍桑的感觉,以某种罕见的石料铸就而成,坚固、强大,历经烽烟战火,侵染不朽之血,宛如一座不倒的丰碑。

在古城附近的地面上,出现了不少骸骨,有的栩栩如生,让人不禁怀疑其是否还有生命。

不过,在炽苍的武道天眼注视下,一切都无所遁形,这些生灵早已死了不知多少年了,一身法力和精血都干枯殆尽,没有任何威压散发。

当炽苍的视线来到靠近城墙的一片区域中时,突然一愣。

那里横陈着一簇又一簇火光,呈现淡淡的红色,火光中有一堆堆骨架,可以清洗的看见,骨架上还有血肉未曾焚烧干净,有的火光中还有生灵的脸颊。

火光之外,锁有各种各样的符文,这是盖代法阵,弥漫着不朽的气息。

他知道,这些骨架和尸骸都属于不朽者,而焚烧他们的火光持续燃烧了不知多久,直到今天还没烧完。

炽苍能想象到这里的战斗有多么激烈,这么多不朽级法阵,自然不是用来抵挡人道领域生灵的。

忽然,他看到,城墙之上立有生灵,这里很凄凉,也很寂静,但是,却有人活着,就在古城之中。

炽苍心中一喜,有人活着就好,在这个世间,活着就是最大的希望。

古老斑驳的城墙上,几个衣衫褴褛的孩子戒备的望着突然出现的炽苍,他们从五岁到十五六岁之间不等,脸上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破旧的不成样子。

望着这些孩子的脸庞,炽苍心中微微一滞,本该是朝气蓬勃的年纪,他却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麻木,不难想象他们的童年是怎样的,一定充满着悲欢离合,血与火。

在孩子的旁边,还有几个老人,他们很衰弱,像是负过重伤,本源有损,精气神皆是萎靡不振。

此刻,几个老人正在神色凝重的向下看来。

古城外出现气息平和的人形生灵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异域为了铲除这座古城,无所不用其极,除了用不朽级力量攻伐之外,还试图蒙骗他们开门。

所以,炽苍的出现自然而然的被认为是异域的又一次蒙骗。

要知道,这里可是天渊,没有真仙级别的修为不可能靠近,城中人都清楚的知道,仙古纪元之后的九天十地,诞生不了真仙,仅剩的几个残仙也不会来到这里。

综合这些情况来看,炽苍是异域生灵伪装的无疑了。

正当城墙上的老人要启动不朽法阵镇压来犯之敌时,却被为首的独臂老人阻止了。

他单臂提着一柄青铜巨斧,断臂之处无法再生出血肉,上面有可怕的法则在侵蚀他的血肉和肌体,破旧的衣服上布满了干涸的血迹。

凝望炽苍,独臂老人的眼中闪烁着光芒,不知为何,他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眼前来者不一定就是异域生灵,虽然理智告诉他这就是,但是独臂老人还是选择试着相信自己的感觉,看看眼前的生灵能否给出不是异域生灵的有力证明。

见到独臂老人阻止他们启动法阵,其他的老人都明白了他的想法,只是,他们都在叹息。

这座孤城是不可能有支援的,靠近者需有真仙级别的道行,举世茫茫,没有一丝希望。

独臂老人只是心存幻想罢了。

当然,分辨一番并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能挡得住的,这座古城自然会挡住,挡不住的,就是再怎么努力,也是徒然。

“阁下……来自何方?”

独臂老人开口,像是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声音很是嘶哑,吐字都不清晰。

这里仿佛只有战斗,只有血与火,连平常的交流都极少。

炽苍面色严肃,矗立在城下,距离那些不朽火堆并不算远,如果城中的人启动法阵,能在瞬间攻到他的身上。

拥有仙王躯的炽苍自然不怕不朽的攻击,但是,启动那种阵法一定是个不小的消耗,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他看出了城墙上的人眼中的戒备和警惕,心中稍微思考一下就明白是什么原因了。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证明自己的身份,表明立场,否则,城中人不会开城门,反而会启动那些不朽法阵。

“我来自九天十地。”

炽苍轻语,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城墙上的人都能听见。

只是,他们没有任何表示,因为上一个异域生灵就是这样说的,可惜最后被无情拆穿。

“有什么能证明的吗?或者你可以靠的更近一些,接受古城的验明。”独臂老人回答道,眼中闪过明灭不定的光华。

炽苍闻言,想了想,最能证明他身份的,除了雷池之外还有什么呢?

下一刻,一口仙雾朦胧的雷池浮现在他的手掌之中,古朴、神秘,雷霆环绕,闪电飞舞,一片神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