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王上,您的追妻路接地府 > 第11章 赏花大会

第11章 赏花大会

不想错过《王上,您的追妻路接地府》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看着几个仆人紧张的样子,严于渊轻挑着眉头。

他没有搭理仆人,反而是径直走向了楚芸槿的房间。

仆人一看,更是紧张了。

若是严于渊直接把门就打开了,那到时候不就穿帮了吗?

福顺挡在了严于渊的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王上,王妃昨夜不慎感染风寒,再加上不知为何身上起了一些奇怪的疹子,今日恐怕是不方便见人了。

何况您是王上,奴才希望王上能够保重身体,别被王妃传染了。”

严于渊冷幽的目光盯着福顺,冷声问道:“都病成这样了,孤总得带着她去看看大夫,否则这要是传了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严于渊如此不近人情。”

听到这里,福顺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回答。

只不过,他心里倒是觉得,这严于渊本就不近人情,否则也不会让刚嫁入府中的王妃受如此之苦了。

严于渊先是敲了敲门,沉声朝房间里喊到:“楚芸槿,别给孤装死!

昨日就吩咐你好生打扮,今儿个就给孤装病,真以为孤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本来今日林墨婉就是来看热闹,她想看看楚芸槿这般猖狂,在严于渊的面前,又该如何逃脱。

可是一听说楚芸槿竟然感染了风寒和疹子,一开始她也是不信的,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倘若楚芸槿要是真感染了风寒和疹子,那么这门要是打开了,怕是要传染到自己的身上来。

想到这里,林墨婉心里就有些害怕。

她本身就对自己的容貌颇有自信,这要是感染上了风寒还不要紧,若是感染了疹子,她这副引以为傲的容貌,岂不是要毁了?

林墨婉睁大水灵灵的眼睛,楚楚动人地看着严于渊,声音娇媚地说道:“王兄,既然姐姐生病了,不便出席,倘若王兄不介意的话,就由我来代替姐姐出席吧……”

这样一来,自己也就有了机会,到时候自己只要对严于渊表现得暧昧些,所有人都会误会自己和严于渊的关系。

到时候就算是严于渊不肯纳这个妾,这些闲言碎语,一人一口唾沫星子,他是不想也得想了。

然而,严于渊并没有理会她,反而是继续敲门。

“你要是再不把门打开的话,我就直接进来了。”

福顺和几个男仆都在一旁劝说,可是严于渊根本就听不进去。

不一会儿功夫之后,他就把门给踹开了。

在进去之前,他先是用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用眼神示意他们几个站在外面等候。

林墨婉自然是不敢进去的,到时候要是传染给了自己,得不偿失。

几个男仆眼神中带着一丝心虚,正想着一会儿要是被严于渊发现了,该怎么解释。

严于渊走到了楚芸槿的床前,发现她是侧过身去睡的,而且脸上还蒙了一层纱。

不过,能隐隐约约看出来,她的脖子上起了一个个小红疹。

看来,她真的没有骗自己。

“既然如此,你就在这里好生休息,别出来传染了别人!”

说完之后,他就出去了。

等人走后,躺在床上的小蝶松了一口气,慢慢的从被子里出来,揭开脸上的面纱。

几个仆人这才上前,将她身上的这些“红疹子”擦干净。

“呼……吓死我了,当时我差点以为要穿帮了,幸亏你机智,穿上了王妃的衣服。”

福顺松了一口气说道。

几个仆人也是吓坏了,不过好在都已经过去。

另一边,赏花大会就要开始了,严于渊也充分的做好了准备,只不过楚芸槿不在自己的身边。

严太妃一直都希望林墨婉能够成为严于渊的女人,得知楚芸槿今天竟然生病了,那也再合她的意不过了。

“今天没有王妃怎么行,我说要不然就让婉儿替了吧。”

一旁的严承宗听了,也觉得甚好。

“是啊,王兄,婉儿一向是做事端庄得体,一会的赏花大会,相信婉儿一定不会出错,反而还能给我们严家长脸。”

他早就觉得楚芸槿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当自己的王嫂,婉儿做事得体,乖巧大方,哪一点比不上楚芸槿?

倘若是林墨婉能够当上自己的王嫂,也是称了自己的心意。

面对两个人的建议,严于渊还是回绝了。

“这样容易招来那些诸侯的闲言碎语,对我们严家的声誉不好,孤这次就自己应对,这事情你们不要掺和了。”

本因为严太妃和严承宗都在帮着自己说话,林墨婉的心中还存有一些期许,认为这次自己是非替代王妃的位置不可了。

可哪料得,严于渊竟拒绝了。

看来自己要是想坐上雍王妃这个位置,还得将那楚芸槿铲除了才是。

赏花大会上,诸侯纷纷议论着,没有见到雍王妃的身影。

严于渊自然也是看出来了,面上有些挂不住。

他拳头放在嘴边,清了清嗓子,随后说道:“雍王妃近日身体不适,所以此次赏花大会未能出席,还请各位谅解。

接下来,孤为你们准备了舞曲作兴,希望各位能赏给孤这个脸,玩的愉快。”

听严于渊这么说,他们自然也是不能再议论下去。

几个诸侯先是举着酒杯站起身来,给严于渊敬酒。

一个个都是来拍马屁的,严于渊礼貌回敬,但并没有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宴会举行到一半了,诸侯们都沉浸在欢歌笑语当中,可严于渊却是觉得枯燥乏味。

不知为何,今天他一人在殿堂上坐着,身边没有楚芸槿,反倒是觉得心情有些烦躁。

一想到那个女人突然在这个时候生病,心里就觉得怪异。

他没有仔细查看,因为他怕那女人传染给自己,索性就离开了。

但楚芸槿若要真是骗自己呢?

就因为自己今日在回门之时,故意举办这么一出赏花大会,也只是为了让她知道她在自己心目中根本没有地位而已,所以她生气,故意不来?

想到这里,严于渊的怒气浮上心头,隐隐约约有些躁动。

就连眼前这各色各样的鲜花和美人,他都无心观赏,恨不得现在就让人去给楚芸槿做检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