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王上,您的追妻路接地府 > 第33章 没教养

第33章 没教养

不想错过《王上,您的追妻路接地府》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林墨婉闹自杀这件事情也闹得沸沸扬扬,在府上都传开了。

现在众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人认为是楚芸槿自己跳下去,想要让林墨婉被误会,从而得到严于渊的关爱。

又有人认为是林墨婉本身就是有心计,这么多年一直都想坐上王妃的位置,却被人抢了去,背地里肯定恨死楚芸槿了。

反正,大家说法不一,这件事情也变成了大家茶前饭后议论最多的一件事。

严承宗知道了林墨婉要自杀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气不打一处来。

他直接走到林墨婉院子里,过问她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此刻的林墨婉躺在床上,眼睛红肿的像只兔子,两眼无神地看着前方,能看出来很是憔悴。

严太妃一下午都在陪着林墨婉,见到严承宗的时候,有些激动。

她起身,看着严承宗的眼神中有些无奈,说道:“婉儿今日情绪激动,闹着要自杀,说是不想被冤枉。

这么久了,大家都知道婉儿平常温婉端庄,性格一向柔和,根本不可能干出推楚芸槿下水的事情,既然你现在来了,就多安慰她,我还有事要忙。”

严太妃和林墨婉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林墨婉双目无神地看着前方,眼白上充满了红血丝,有一种憔悴的美感。

严承宗坐在床边,看着林墨婉的样子,还是觉得有些心疼的。

在他的眼里,林墨婉一直就和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她也都很好,林墨婉在自己面前也很乖巧。

所以,严承宗这一次自然是站在林墨婉这边,他相信林墨婉做不出推人下水这种事情来,一定是楚芸槿冤枉她。

“郡主,这次我相信你,一直以来你在我心目中都很善良,我也知道你不会干这种龌龊之事,你尽管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受人欺负的!”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也带着几分的柔和,更多的是替林墨婉打抱不平的愤怒。

听到严承宗的话,林墨婉的眼神中闪过一道锐利,心里更是得意。

她现在有严太妃和严承宗这两个靠山,还怕别人议论自己吗?

林墨婉在别人的眼中一直都是体贴大方、温柔端庄的模样,要是被人知道了自己的目的,恐怕到时候自己就身败名裂了。

何况,就算这次是楚芸槿自己跳下去的,但是也和自己多多少少脱不了干系。

所以她一定要让别人都把矛头指向楚芸槿。

严承宗从林墨婉的院子里出来之后,立马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和堂殿。

他的内心充斥着怒火,恨不得直接就将楚芸槿给逐出府中。

可这毕竟是他大哥的女人,就算是不受待见,严于渊也还没有到休妻的地步,自己自然也不能自作主张。

“楚芸槿,给我出来!”

还没到和堂殿门口,严承宗就高声朝着里面喊。

楚芸槿在房间里休息,华珍听到声音之后慌慌张张地跑进房间禀报楚芸槿。

听声音,大家都知道是来者不善,严承宗绝对是来找茬的。

“小姐,这肯定是为了郡主的事情而来,我怎么觉得亲王是来找您麻烦的?”

还没等楚芸槿回答,门已然被踹开。

严承宗一脸怒气地看着楚芸槿,此时楚芸槿也淡漠地看着她。

看着楚芸槿苍白的脸色和嘴唇,她似乎比林墨婉还要憔悴,想到这里,严承宗的怒气似乎也没那么重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

严承宗觉得,楚芸槿这么有心机的女人,自己现在竟然能有一丝怜悯之意,就连自己都惊讶了。

所以,他在心里一直说服自己,认为楚芸槿是一个为了伤害他人,不惜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的人。

“严承宗,你这是来给林墨婉讨说法来了?”

楚芸槿冷哼一声,嘴角轻微扬起,还带着几分讥讽和嘲笑。

看楚芸槿一点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严承宗的怒气再次被提升到极点,他恨不得现在就掐着楚芸槿的脖子,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楚芸槿,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故意嫁祸给婉儿,她为了自己的清白,闹着要自杀!”

这句话几乎是严承宗咬着牙说出来的,眼里的熊熊怒火已经无法覆盖,似乎想要撕碎眼前的女人。

听到严承宗这句话,楚芸槿并不觉得惊讶,反而宛然一笑。

“看来她为了撇清关系,都已经开始打感情牌了,要是我才不会这么蠢,好一朵白莲花。”

她的笑意不达眼底,反而多出了几分的幽冷,让人觉得无法触及。

“你!”

严承宗很生气,扬起手臂一巴掌重重地覆盖在了楚芸槿的脸上。

因为他长期练武,又是男人的原因,力道比一般人要大很多。

此时,楚芸槿本就苍白的脸上,立马涨红,嘴角有一丝血迹。

华珍立马就挡在了严承宗的面前,皱着眉头语气中带着怒意:“亲王,不管怎么说,小姐也是您的嫂子,这样做未免太失礼数!”

“啪!”

又是一巴掌,华珍直接摔倒在地。

这一巴掌比之前的更中一些,严承宗觉得他一个亲王,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婢女来教训了?

心里自然气不过,所以这一巴掌也就下去了。

楚芸槿看不惯,想要过去将华珍扶起。

可是因为感染风寒的原因,身子有些无力,摔在了床边。

华珍心疼,起来将楚芸槿扶在床上。

楚芸槿眼神冷了几分,抬头怒瞪着严承宗,心里的怒火仿佛就要在下一秒喷发。

带着讥讽和不屑,楚芸槿声音凉薄,仿佛冰川。

“严承宗,亏得你是亲王,没有教养和素质就算了,颠倒是非不分黑白,简直就是一介莽夫!”

楚芸槿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连女人都打,难道在他受过的教育里,女人不值得怜惜吗?

就算严于渊再怎么讨厌自己,上次连手都扬起来了,硬生生就算没落在自己脸上。

比起严于渊,她现在更讨厌的是严承宗。

上一世,他就一直针对自己,从未给过自己好脸色。

她楚芸槿也从没想要严承宗的好脸色,可他严承宗从来都是口无遮拦,次次羞辱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