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算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算网 > 东厂观察笔记 > 第50章 冬聆桑声(三)你想管束我?

第50章 冬聆桑声(三)你想管束我?

不想错过《东厂观察笔记》更新?安装大算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杨婉跟司赞女官知会了一声, 牵着易琅向中和殿走去。

沿着明皇城的中轴行走,四周便看不到任何一丛花树,为了凸显庄重, 连沿路铜鼎上的雕痕, 都是棱角尖锐的。干冷的汉白玉月台上累着雪粉, 风一吹挫骨扬灰般地扫向阶下。易琅原本温热的手越来越凉,走到中和殿门口的时候,已经冻得跟两块冰似的。

司礼监的几个随堂太监守在浮雕云龙纹御路的下面,见易琅和杨婉过来,忙迎上道:“陛下已经快要升太和殿御座了,殿下随我们来吧。”

易琅抬头看了看杨婉, “姨母不走吧。”

杨婉摇头, “不走,等殿下陪着陛下赐宴结束,奴婢再接您回乾清宫那边去。”

“好。”

易琅答应了一声,松开杨婉的手, 转身跟着司礼监的太监朝太和殿走去。

这一丢开手, 还真令杨婉有一种‌把他丢给社会毒打的错觉,她忽然想起她亲哥以前跟她说过的一句话, “你就是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小的时候爸妈保护你, 长大了以后就躲在学校里, 你知道社会多‌复杂?要我们丢开手了,你还能衣食无忧, 一门心思地混学术圈?社会里那些人,分分钟把你那什么人文社科研究者的人设给你削没。”

也是,年轻的一代里, 不论大家最初抱着什么样的初心,总有人会被『逼』着成为更实用主义‌的人,成为社会运转中更为核心的齿轮,努力地完成人类本『性』当中,对物质,科技,政治发展的本质要求。

三十‌多‌岁就在互联网浪『潮』里熬秃头的哥哥是这样,六七岁就被迫浸『淫』政治经济的易琅是这样,就连邓瑛似乎也是如此。

杨婉踟蹰地站在太和殿后面,也踟蹰地站在社会大门的背后。

入场券是免费的,但她和大多数的文艺青年一样,对这个光怪陆离的门后世界,又鄙夷,又充满渴望。

“女使。”

“嗯?”

身后的内侍打断她的飞高的思绪。

“您跟奴婢们去太和殿月台下去候着吧,陛下和殿下已经前往升座。中和殿此处,我们不能久站。”

“是。”

杨婉与众宫人一道立在石雕龙头下面。

殿前黑压压地聚集了京城里大半的官员。乌纱帽,团领衫,杂『色』文绮、绫罗,彩绣着显仙鹤锦鸡,狮虎熊豹,张牙舞爪地充斥杨婉的视野。他们或群聚交谈,或低头凝思,或开怀展颜,或愁容凝滞,在十八铜顶的影子下面,表情各自生动。

杨婉看见杨伦面『色』凝重地和一个人交谈着,还没等她看清楚那个人是谁,便听乐鼓齐鸣,众臣忙跪地伏身,杨婉抬起头,朝月台上看去,贞宁帝身着四团龙袍,头戴翼善冠,在司礼监掌印何怡贤的侍奉下,登临御座。

御座两旁,侍立着四位司礼监秉笔太监,以及以张洛为首的二十‌四个锦衣卫护卫官。

杨婉刻意看了一眼张洛的模样,他站得笔直,目光扫视着月台下的众臣,偶尔也落到杨婉身上,但并没有过多‌得停留。

御道下一声鞭鸣,鞭身划破头顶的太阳,在汉白玉的地面上落下一道一闪即消的影子。

按照杨婉的记忆,此时应该是奉东宫太子升座。由于贞宁帝此时只有易琅一个儿子,易琅便坐在了御座东面。至于易琅下首,则是各位亲王,然而今年只有平王一人在朝内,且年事已高,早已向皇帝辞了宴。

因此司礼监的赞礼太监,便引导四品以上的官员入殿就席面。

杨婉看着杨伦面『色』严肃地跟在白焕的身后,踏上玉阶。

他并没有看见杨婉,只顾在白焕耳边说着什么,白焕听后虽未有表『露』,但背在背后的手还是握紧了。

不足五品的官员,散坐在殿外的东西廊下,立膳亭和九亭开始传宴,殿内教坊司初奏九歌,殿外的大乐便暂时歇下,与杨婉所想的不同,贞宁年间的除夕赐宴并没有一种‌君臣同乐的氛围,不论是皇帝还是殿中的易琅和群臣,都持重地端好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廊上倒是另外一番风景。

因为廊上只设了宴桌,没有设座,因此年轻的官员们都散立在各处,夹菜喝酒,相互攀谈。杨婉缩着脖子,立在月台下听他们说话,其间的话题很杂,大到清田大策,小到家里的生徒科举,听得杨婉慢慢地有些发困,正当她想要闭眼的时候,忽然听到殿中张洛一声高喝,“拿下黄然!”

殿外的众臣瞬间停止了说笑,伸长脖子朝殿中看去。

只见黄然面红耳赤地跪在易琅面前,刚一直身,就被锦衣卫摁趴在地上,一丝都动弹不得。

贞宁帝坐在御座上,低头问他,“你将才向皇长子祝酒时行的什么礼?”

黄然笑了一声,“君臣大礼……”

“什么君臣大礼。”

贞宁帝并没有发作,额前的青经却已经凸暴了出来,他握着御座上的龙头雕,“朕再问你一次,为何要对他行君父的礼。”

黄然双目发红,面『色』因为醉酒,一阵红一阵白。

锦衣卫压迫住了他的呼吸,以致于他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

“君父……君父是谁……臣忠的是这个天下……”

他说着抬起头,“可是天下如今是个什么样啊……巡盐的死在巡盐的船上,查矿的压在矿山下面,我黄氏一族……祖先‌们打下百年基业,就被几个无耻的锦衣小儿,一下子全抢光了……”

他说完这一番话,殿内竟无一人敢出声。

杨婉转头朝天际处看去,云破日出之地,此时已经被厚云遮了起来,唯一的暖光也消失了。

黄然试图抬起头,呼吸一口气,却被锦衣卫摁压得更厉害,到最后,连脸都贴在了地上,他却仍然不肯住口,一连咳了几声,即便肺胀将破,却还是嘶声道:“满殿珍馐啊……臣!愣是一口都吃不进去!白首辅,张次辅,还有杨大人……你们是怎么吃进去的啊?”

他说完,放肆地笑出声,边笑边咳,呕出的酒水带着一丝血腥的味道,令在场的人掩鼻颤栗。

贞宁帝没有想到,他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言辞,气得喝道:“拖出去!”

锦衣卫顿时将黄然整个人翻转过来,架起他的胳膊,不顾其蹬腿挣扎,一路拖出了太和殿。

殿内的易琅已经下座,面朝御座跪下,等待贞宁帝发落。

杨伦心里此时万分后悔,没有听邓瑛的话,坚决地把他拦下来,酿成今日这个局面。

他想替易琅说话,却也明知,多‌说一句,易琅的错就重一分。

贞宁帝阴着脸看着易琅,父子之间似乎有默契一般,一个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一个克制住了心里的恐惧。

“散宴。”

皇帝低声说了一句,何怡贤忙高声道:“散——宴——”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起身行礼相继辞出。

皇帝忽又道:“白阁老‌,张阁老‌,你们二人去内阁值房候着,朕另有话说。”

张白二人相视一望,拱手应“是”,退出了大殿。

皇帝站起身,对张洛道:“把他带回武英殿看管,你领北镇抚司查明黄然意图回明朕后,朕再一并处置。”

易琅跪在地上朝张洛看了一眼,张洛转身走到易琅面前,一贯寒声道:“殿下请。”

易琅站起身,朝前走了几步,忽然回头对贞宁帝道:“父皇,您会杀了黄先‌生吗?”

贞宁帝看着他,“他以前在你面前行的是什么礼。”

易琅抬起头,“先‌生先‌行对皇子的大礼,我再行学生拜先‌生的礼。”

“既然如此,他今日该杀吗?”

易琅低下头, “有违大礼,该杀。可是学生不忍先‌生受死,父皇若肯开恩,儿臣愿为先‌生受责罚。”

贞宁帝沉默须臾,忽笑了一声,这声笑的意味有些复杂,有赞许,也有厌恶。

但他并没有在言语上表达什么,只是摆手道:“退下吧。”

易琅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太和殿。

杨婉眼看着易琅从御道边下来,没看见她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情绪,但一看见杨婉,眼睛立即就红了,脚步越来越快,走到杨婉面前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然而他没有出声,轻轻拉起杨婉的手,忍着哭腔道:

“姨母,母妃今晚一定会担心,你不要回五所好不好。”

杨婉点头,“好。”

说完又抬头朝张洛看去,“要带殿下去哪里。”

张洛道:“武英殿。”

杨婉捏住易琅的手,“他一个人吗?”

“对,他一个人。”

杨婉蹲下身,拢好易琅身上的斗篷。

张洛低头道:“杨婉,你再耽搁,我就将你以抗旨论处。”

易琅听了这话,忙道:“姨母你松手。”

说完用力挣脱杨婉的手,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却仍然不肯回头让张洛看他的泪容。

“张副使,不准为难我姨母。”

张洛拱手道:“臣明白,殿下请。”

杨婉跟了几步,连声唤道:“张大人,张大人……”

张洛站住脚步,示意锦衣卫带易琅先‌行,回头拦住杨婉,“你想对我说什么?”

杨婉看着易琅的背影,轻声道:“我知道,你有忠信不会报私仇,但他还小,你能容我去照顾照顾他吗?”

张洛笑了一声,“可以,但你要与那个阉奴了断,向我张家谢罪。”

他说着朝杨婉走进一步,“我很不喜欢你这副自以为聪明,不受管束的样子。”

杨婉抬起头道:“你想管束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