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算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算网 > 穿成冷宫废后去养娃 > 第973章 一起做蛋糕

第973章 一起做蛋糕

不想错过《穿成冷宫废后去养娃》更新?安装大算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翌日,冥王和昱王也到达了京都,二人入宫拜见了凤城寒,倒是没有再去龙翔殿见冷落月和小猫儿了。

六月初四上午,凤城寒便批完了所有的奏折。

用过午膳,便穿着方便做事的窄袖常服,同冷落月一起去了冷香宫。

小猫儿他们就没让跟着来了,让他留在龙翔殿和小鱼儿还有小狗儿一起玩儿,当然泓王妃是在龙翔殿守着的。

凤城泓有些事出了宫,今日不在宫里,明日一早才会进宫。

凤城寒围上了黑色的围裙,洗了手,站在案台前,看着上头摆着的鸡蛋牛奶面粉等物,扭头问冷落月:“我要做什么?”

冷落月看着他道:“我来过筛面粉,你负责把鸡蛋打了,要将蛋黄和蛋清分离哦”

凤城寒皱着眉看着冷落月,那表情分明在说:“这玩意儿还能分离?”

冷落月浅浅地翻了一个白眼,拿起一个鸡蛋,给他做了示范。

“看着,鸡蛋在盆沿上磕一下,顺着被磕破的地方,掰开一些,等蛋白流出一些后,将鸡蛋壳分成两半,左右倒腾一下,蛋清流进了盆儿里,蛋壳里就只剩蛋黄了。”

冷落月示范完,看着盯着蛋壳里的蛋黄看的凤城寒问:“学会了吗?”

眼睛会了,应该也算会吧!

凤城寒点了点头。

冷落月把蛋黄倒进了另一

个盆儿里,冲凤城寒做了一个请势。

请开始你的表演。

凤城寒拿起一颗白白的鸡蛋,看了冷落月一眼,在她的注视下,将鸡蛋在盆沿上重重地磕了一下。

“啪……”

蛋壳破得非常彻底,凤城寒还来不及反应,蛋清和蛋黄便顺着他的手,流到了盆儿里和案板上,他的手上也黏黏糊糊的全是蛋液。

凤城寒懵了,作为一个有洁癖的人,被黏黏糊糊的蛋液沾满了手,让他十分难受,把手中的蛋壳丢在了案台上,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冷落月。

见惯了他睥睨天下,做什么都成竹在胸,游刃有余的样子,突然瞧见他这不知所措的样子,冷落月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你磕得太用力了,轻一些,太用力一磕蛋全碎了。”

凤城寒在水盆里洗了洗手,虚心地说:“那我再试试。”

冷落月再次给他做了一下示范,顺便把掉进装蛋清的盆儿里的碎蛋壳给弄了出来。

“这样,这样,看明白了没?轻轻的。”冷落月示范完站到了一边,看凤城寒操作。

“啪……”他还是没有掌握好好力道,一敲蛋就碎在了手里。

“轻一点。”

凤城寒再磕时动作放轻了很多,磕了一下蛋壳毫发无损。

冷落月:“……”

不想说话。

凤城寒有些尴尬,“我知道

的,再稍微重一点点。”

他稍微用了一点力,鸡蛋没全破在他手中,对着盆儿一掰蛋壳,蛋黄和蛋液就顺势全部滑进了盆里。

啊这……

凤城寒无声地看着冷落月,后者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一个小勺子,将蛋黄舀了出来。

“我再试试……”凤城寒舔了舔唇,一脸认真地磕了一个鸡蛋,小心翼翼地掰开蛋壳,让蛋清流了些再盆儿里,在把鸡蛋斜着竖起一些,蛋壳一分为二……

蛋壳里剩余的蛋清和蛋黄十分滑溜地全部流进了盆儿里。

反复试了几次,凤城寒都以失败告终了,躲在门口偷看的王信和小吕子看得都可着急了。

失败了十几次后,冷落月叹了口气冲凤城寒道:“这种直接在打蛋的时候,就让你将蛋黄和蛋清分离,对你来说难度还是太高了,你就把鸡蛋全打一个盆儿里后,再用勺子把蛋黄舀出来吧。”

她用的这种方法,像凤城寒这种第一次进厨房的厨房小白,还是很难做到的。

凤城寒点点头,他也觉得太难了。

他的打鸡蛋工作进入了正轨,冷落月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将面粉过筛。

凤城寒开始把蛋黄一个一个的从盆里舀出来时,冷落月的面粉已经全部过筛好了。

太慢了,照凤城寒这个速度,天黑了这蛋糕胚都不一

定能烤得出来。

“我来吧。”她忍不住道。

正认真分离着蛋黄和蛋清的凤城寒抬头看着她,先是一怔,随后便笑了起来。

冷落月皱眉,“你速度这么慢,还好意思笑?”

凤城寒放下手中的勺子,直起腰,抬起手朝冷落月的脸靠近。

“你干什么?”冷落月盯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战术性后仰。

凤城寒的手停住,“你脸上沾了面粉。”

两边脸颊都沾上了,鼻尖上也有一些,瞧着还有几分可爱。

冷落月用手背擦了擦右脸和左脸。

“没擦干净,我来吧。”凤城寒也不等她拒绝,带着凉意的指尖便碰到了她的脸。

他指尖的凉意让冷落月皱了皱眉,但是她却没有躲,只是有些别扭地说:“要擦就快些。”

凤城寒抿唇笑了笑,指腹轻轻蹭着她沾着白色面粉的香腮。

他的动作很轻,轻得就像鹅毛拂过脸颊,被他轻蹭的皮肤凉凉也痒痒的,连带着心也跟着痒起来了。

冷落月掀起长睫看了一眼凤城寒的脸,只见他凤眸微垂,一脸专注地看着她的下半张脸,粉色的薄唇因为专注而微微抿着。

他这张冷峻的脸,这么近距离的瞧着还挺蛊的,带着些禁欲气息。

但她很清楚,凤城寒这个人一点儿都不禁欲,他那是没机会,给他个机会,

他可狠。

凤城寒擦了左脸擦右脸,擦的时候神色十分专注,动作也很温柔,仿佛是在擦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厨房内的气氛逐渐暧昧,气温也开始升温。

“好了没?”冷落月声音有些干巴地问。

如果凤城寒仔细瞧的话,会发现她的耳根红了。

“还有一点。”凤城寒的手从冷落月的右脸上移开,轻轻地摸了摸她的鼻尖。

冷落月被他摸得鼻子有些发痒,头往后一撤,扭过头打了两个喷嚏,揉了揉鼻头,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地问:“都擦干净了吧?”

“嗯……”凤城寒点了点头,声音也有些暗哑。

“我来把蛋黄和蛋清分出来,你先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冷落月洗了一下手,用帕子擦了擦,拿起了勺子。

凤城寒退到了一边,冷落月认真地分离着蛋黄和蛋清,他便认真地看着她做,眼里除了她再没有旁的。

冷落月低着头花了足足两刻钟的时间,才把蛋黄和蛋清分离出来,直起腰和脖子的时候,她只觉得腰和脖子都痛,脖子也硬得很。

她皱着眉活动了一下脖子和肩膀,正活动着,一只手就按上了她的脖子。

她一扭头,就看到了凤城寒放大的脸。

“我给你按按。”他说。

冷落月眨了眨眼,按就按吧,脖子这么硬,按按也挺舒服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