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算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算网 > 穿成废柴嫡女,带崽种田的我逆袭了 > 第623章

第623章

不想错过《穿成废柴嫡女,带崽种田的我逆袭了》更新?安装大算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陆海兰很怕楚靖宗,从前在王府的时候,她就不敢反抗益州王,现在见到楚靖宗生气了,急忙解释道:“爷,我回来晚了,六弟妹热情招待,我们就多待了一会儿。”

楚靖宗重重一哼,“我还以为你看荣王府富贵,舍不得回来了呢!”

楚玉弘见到楚靖宗说话夹枪带棒的,看了一眼陆氏,开口道:“娘,你先带着弟弟妹妹们先回去。”

益州王府的几个孩子,除了楚玉弘之外,全都害怕楚靖宗,现在都是吓的躲在陆氏的身后。

陆氏点头,“好,弘儿,你和你父亲好好的解释一下。”

说完就拉着几个孩子离开了。

楚靖宗目光沉沉的看着楚玉弘,冷笑道:“呵!你还真是我的好儿子!都能做我的主了。”

楚靖宗刚从监牢出来的时候,还没多在意,就算贬为庶民又如何,只要他不死,就有机会东山再起。

他暗中可是藏了些人马的,只要他麻痹了皇上,让他大意,然后再找准机会,暗中联系旧部,不愁没机会。

所以那时候,知道他以后要给荣王府养马,他也不在意,只当是卧薪尝胆。

可是,事实不是他想的那样,他的好儿子,竟然把他暗中的势力,都告诉了皇上。

楚靖宗每每想到这里,他就气的不行,他低头俯视楚玉弘,“楚玉弘,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竟然帮着外人,来算计我!”

楚玉弘也不害怕,仰着脖子看着楚靖宗,“父亲,你以为没有我献出的兵马,皇上会留下我们一家的性命!”

“你.........”楚靖宗语塞,他知道大儿子说的对,但他就是气愤,“就算你要交出去,也能全都交出去,一点都不剩呀!

你可知道,皇上不会卸磨杀驴,你难道就这么信任他?

况且,留些人手,到时候........”

楚靖宗不满意儿子对他曾经的死对头这么信赖。

楚玉弘摇了摇头,直接打断楚靖宗的幻想,“父亲,皇伯父已经是皇上了!

你不要把他当成曾经的皇子来看,儿子知道您自来都觉得皇伯父比不上你,可是,皇伯父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是嫡子,又是长子。”

楚靖宗轻哼一声,“他要不是占着个嫡长子的名分,太子之位还轮得到他身上。”

楚靖宗对自家大哥,可是看不上眼的,“论起文治武功,老大哪里是我的对手!”

楚靖宗这么多年,依然是非常自负。

楚玉弘:“.........”

楚玉弘都无语了,他每次见到父亲这么盲目自信,都想自戳双目。

心思这么直白,还想那至高无上的位子的。

痴人说梦!

楚玉弘有的时候,很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父亲的亲儿子。

楚靖宗没察觉儿子嫌弃的眼神,“弘儿,皇上就是仗着有个好母亲,要不是皇太后和太后娘家的帮扶,这太子之位说不上是谁的呢,至少你皇爷爷从前就经常夸我,责罚老大更多呢!”

楚靖宗觉得先皇对他重视,有想换了太子,改立他的意思,“要不是你皇爷爷突然去世,这皇位说不上是谁坐呢!”

楚玉弘见到楚靖宗这时候还有这么深的误会,觉得必须要打破楚靖宗的梦想。

“父亲,皇爷爷从来没有想废了大伯,改立你当太子的想法!”

楚玉弘的话,就像是个重锤,狠狠地敲在了冰面上。

楚靖宗:“........”

楚靖宗脸更阴冷了!

“你胡说什么?”楚靖宗怒吼出声,这次是真的气的狠了,“别以为你是我的儿子,我就不舍对你动手!”

楚靖宗双目通红,一把拉住楚玉弘的衣领,怒视这个个子才到他胸口的儿子。

楚玉弘虽然脖子被勒的有点疼,但依然直视楚靖宗的眼睛。

他经觉得不能让父亲活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里,“父亲,孩儿知道,皇爷爷突然去世,让你觉得大伯继位,是存在侥幸。”

楚靖宗鼻子里发出声响,重重的哼了一声,“老大就是侥幸!”

楚靖宗就是这么想的,他这几年蠢蠢欲动,就是不甘心,也觉得先皇去世的突然,或许是没来得及,改立他当太子。

楚玉弘摇了摇头,“父亲,皇爷爷的为人,想必您最清楚,在朝堂上说一不二,杀伐果断,他要是真想换太子,轻而易举,我相信就算有朝臣反对,皇爷爷也有手段收拾的了那些臣子。

何况,皇爷爷的传位诏书早早就写好了,就算皇爷爷去世的突然,两朝交替,过度的也是非常顺利,这说明,皇爷爷早就安排好了。

父亲,您说,您还有机会吗?”

楚靖宗傻傻的站着,就是揪着楚玉弘的衣领,都松开了。

他摇了摇头,“不对,不对,你胡说!”

一向跋扈的楚靖宗,现在竟然有些慌乱。

楚玉弘觉得一定要彻底拔除父亲造反的念头,于是再接再厉,“父亲,其实想看出皇爷爷对你和大伯两人,谁更适合当太子,很容易的!”

“哦?怎么看!”

“父亲,皇爷爷可是早早就立了太孙,这还不清楚吗?

那时候,就算大伯,有了意外,那么继承皇位就是太子哥哥,无论怎么轮都轮不到你身上。”

楚玉弘的感触更深,他虽然比太子小了好几岁,但他记事早。

他清楚的记得,皇爷爷对待他们这些孙子,都是淡淡的。

他们甚至都没近距离见过皇爷爷,只有太子哥哥能站在皇爷爷身边,得到他更多的关爱。

楚玉弘对先皇的印象非常模糊,只知道对方是个威严的老人。

“太孙,太孙!”楚靖宗嘴里呢喃这几个字,“呵呵,呵呵,是呀,还有太孙!”

楚靖宗一时无法接受,他一直觉得先皇是看中他的,只是苦于太子早立,那时候先皇也无力换人。

都是皇子,谁不想当皇上呢,他又不是蠢蛋,自然也想坐上那至尊宝座。

只是父皇既然没有换太子的心思,为什么要给他希望,让他觉得自己是可以代替太子的人。

楚靖宗失魂落魄的倒退几步,“呵呵,原来我才是傻子!”

楚玉弘见到父亲这个模样,也有些心疼!

他还有个最伤人的话到了唇边,没有说出来,他怕父亲接受不了。

父亲只怕.......

只怕是皇爷爷给皇伯父选的磨刀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